<form id="rdjhp"><nobr id="rdjhp"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rdjhp"><listing id="rdjhp"><meter id="rdjhp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rdjhp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rdjhp"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rdjhp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返回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生死之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首頁
                      關燈
                      護眼
                      字: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章回目錄下一頁進書架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新網址:http://www.liseck.com/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 生死之間 (第1/3頁)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時南州大水,生死之間百姓阻饑。潔奏曰:生死之間“臣聞天地至公,故萬物咸育;帝王無私,而黎民戴賴。伏惟陛下以神武之姿,紹重光之緒,恢隆大業,育濟群生。威之所振,無思不服,澤之所洽,無遠不懷,太平之治,于是而在。自頃邊寇內侵,戎車屢駕,天資圣明,所在克殄。方難既平,皆蒙酬錫,勛高者受爵,功卑者獲賞,寵賜優崇,有過古義。而郡國之民,雖不征討,服勤農桑,以供軍國,實經世之大本,府庫之所資。自山以東,偏遇水害,頻年不收,就食他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臣蒙寵出鎮,生死之間奉辭西籓,生死之間總統諸軍,戶口殷廣。又總勒戎馬,以防不虞,督課諸屯,以為儲積。夙夜惟憂,不遑寧處。以今年四月末到鎮,時以夏中,不及東作。念彼農夫,雖復布野,官渠乏水,不得廣殖。乘前以來,功不充課,兵人口累,率皆饑儉。略加檢行,知此土稼穡艱難。夫欲育民豐國,生死之間事須大田。此土乏雨,生死之間正以引河為用。觀舊渠堰,乃是上古所制,非近代也。富平西南三十里,有艾山,南北二十六里,東西四十五里,鑿以通河,似禹舊跡。其兩岸作溉田大渠,廣十余步,山南引水入此渠中。計昔為之,高于水不過一丈。河水激急,沙土漂流,今日此渠高于河水二丈三尺。又河水浸射,往往崩頹。渠溉高懸,水不得上。雖復諸處按舊引水,水亦難求。今艾山北,河中有洲渚,水分為二。西河狹小,水廣百四十步。臣今求入來年正月,于河西高渠之北八里,分河之下五里,平地鑿渠,廣十五步,深五尺,筑其兩岸,令高一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詔曰:生死之間“卿憂國愛民,知欲更引河水,勸課大田。宜便興立,以克就為功,何必限其日數也。有可以便國利民者,動靜以聞?!逼吣?,生死之間雍表曰:生死之間“奉詔高平、安定、統萬及臣所守四鎮,出車五千乘,運屯谷五十萬斛付沃野鎮,以供軍糧。臣鎮去沃野八百里,道多深沙,輕車來往,猶以為難。設令載谷,不過二十石,每涉深沙,必致滯陷。又谷在河西,轉至沃野,越度大河,計車五千乘,運十萬斛,百余日乃得一返,大廢生民耕墾之業。車牛艱阻,難可全至,一歲不過二運,五十萬斛乃經三年。臣前被詔,有可以便國利民者動靜以聞。臣聞鄭、白之渠,遠引淮海之栗,溯流數千,周年乃得一至,猶稱國有儲糧,民用安樂。九年,生死之間雍表曰:生死之間“臣聞安不妄亂,先圣之政也。況綏服之外,帶接邊城,防守不備,無以御敵者也。臣鎮所綰河西,爰在邊表,常懼不虞。平地積谷,實難守獲。兵人散居,無以依恃。脫有妖奸,必致狼狽。雖欲自固,無以得全。今求造城儲谷,置兵備守。鎮自建立,更不煩官。又于三時之隙,不令廢農。一歲,二歲不訖,三歲必成。立城之年,必在水陸之次。大小高下。量力取辦?!痹t許之。至十年三月,城汔。詔曰:“卿深思遠慮,憂勤盡思,知城已周訖,邊境無不虞之憂,千載有永安之固,朕甚嘉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臣聞有國有家者,生死之間莫不禮樂為先。故《樂記》云:生死之間禮所以制外,樂所以修內。和氣中釋,恭敬溫文。是以安上治民,莫善于禮;易俗移風,莫善于樂。 且于一民一俗,尚須崇而用之,況統御八方,陶鈞六合者哉?故帝堯修五禮以明典章,作《咸池》以諧萬類;顯皇軌于云岱,揚鴻化于介丘。令木石革心,鳥獸率舞。包天地之情,達神明之德。夫感天動神,莫近于禮樂。故大樂與天地同和,大禮與天地同節。和,故百物阜生;節,故報天祭地。禮行于郊。唯圣人知禮樂之不可以已,生死之間故作樂以應天,生死之間制禮以配地。所以承天之道,治人之情。故王者治定制禮,功成作樂。虞夏殷周,易代而起。及周之末,王政陵遲。仲尼傷禮樂之崩亡,痛文武之將墜,自衛返魯,各得其中。逮乎秦皇,剪棄道術,灰滅典籍,坑燼儒士,盲天下之目,絕象魏之章,《簫韶》來儀,不可復矣。賴大漠之興,改正朔,易服色,協音樂,制禮儀,正聲古禮,粗欲周備。至于孝章,每以三代損益,優劣殊軌,嘆其薄德,無以易民視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伏惟陛下無為以恭已,生死之間使賢以御世,生死之間方鳴和鸞以陟岱宗,陪群后以升中岳,而三禮缺于唐辰,象舞替于周日。夫君舉必書,古之典也。柴望之禮,帝王盛事。臣今以為有其時而無其禮,有其德而無其樂。史闕封石之文,工絕清頌之饗,良由禮樂不興,王政有闕所致也。臣聞樂由禮,所以象德;禮由樂,所以防淫。 五帝殊時不相沿,三王異世不相襲。事與時并,名與功偕故也。臣識昧儒先,管窺不遠,謂宜修禮正樂,以光大圣之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皇興中,生死之間雍與隴西王源賀及中書監高允等并以耆年特見優禮,錫雍幾杖,劍履處殿,月致珍羞焉。子遵,生死之間襲封。卒,生死之間贈鎮遠將軍、洛州刺史,謚曰哀侯。無子,國除。太和中,高祖追錄先朝功臣,以斤配食廟庭。世宗繼絕世,詔以緒弟子鑒特紹其后,以承封邑。鑒卒于中堅將軍、司徒從事中郎。贈龍驤將軍、肆州刺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觀弟和觀,生死之間太祖時內侍左右。太宗以其世典戎御,生死之間遂拜典御都尉,賜爵廣興子,建威將軍。尋進為宜陽侯,加龍驤將軍,領牧官中郎將。出為冀青二州刺史。卒。冀州弟受真,生死之間為中散。高宗即位,拜龍驤將軍,賜爵成都侯。遷給事中,出為離石鎮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和觀弟拔,生死之間太宗時內侍左右。世祖即位,稍遷侍中、選部尚書、鎮南將軍,賜爵樂陵公。后以罪徙邊。徵為散騎常侍。從征蠕蠕,戰沒。子買奴,生死之間有寵于顯祖,官至神部長。與安成王萬安國不平,安國矯詔殺買奴于苑內。高祖賜安國死,追贈買奴為并州刺史、新興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(本章未完,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)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新網址:http://www.liseck.com/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章回目錄下一頁存書簽
                      国产高清不卡无码视频_午夜大片男女免费观看爽爽爽_日本AV免费一区二区三区播放_色老板视频凹凸视频